加息預期左右金價|季度走勢預視升勢未完|2023年首季目標$2300-$2525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2022年首季,因俄烏戰爭推動,金價出現明顯升勢,一度升至2078美元,逼近2020年8月歷史高位。不過,戰爭同時激化通脹,聯儲局走向更鷹派利率政策,分別於3月、5月加息0.25%及0.5%,令金價回落,金銀比一度升至接近89歷史高水位,金價今年以來的升幅幾乎全抹掉。

長線以2023年首季為目標

上升周期結束了嗎?我們可以可從技術分析入手!3月31日,循環理論專家馬田(Martin Armstrong)於金價由高位$2078挫至大約$1930美元時,作出了長期季度走勢預測,指出升勢並未完結,季度技術走勢顯示,金價處於兩條上升通道,若沿紅線通道上行,2023年第一季可觸及$2300,若沿綠線通道上行,可見$2525。兩個目標都跟筆者上一篇金價分析所預測的$2477目標相若。

不過馬田同時指,根據金價的季度時機佈陣,顯示仍然未構成穏定的長期升勢(not a long-term sustainable trend),有機會於第二季度(4-6月)構成一個暫時高點(temporary high),因為金價於3月並未跟隨ECM拐點(2022年3月14日)升達一個高位。故此,要迎來真正的大行程,或者需等待下個ECM拐點(2023年4月10日)是否到達一個低點後拐向上(跟隨ECM向上)。(此處要温故知新,根據馬田的理論,黄金牛市大行程的出現是體現在,金價跟隨ECM的上而上,落而落,而非相反而行)

第三季或出現小升浪

今年第二季尚餘40天,暫時金價最高位是4月18日做出的$2003,是否馬田指的Temporary High?無論是或不是,餘下的40天裡,如果金價再度升至此位,都可暫時撤離,靜候撈回的機會。

機會或不需等很久,從季度時佈陣看,第三季的總量(Aggregate)變了色,走勢或反轉。剛好我們從去年11月馬田的AE戰爭指數時機佈陣看到,6月的波動會加劇,7月是危機周期,俄烏局勢有機會惡化。此佈陣圖的1月份亦曾顯示危機周期,2月到達一個目標,結果俄烏戰爭就於2月底正式爆發,並推動金價上升至最高見$2078。

若7月再來一次戰爭危機周期,金價或有望於第三季出現一個小升浪。目前金銀比亦處於歷史高位,隨時有機會轉勢向下,推動這個小升浪。不過,值得留意,小升浪的高點未必會高過第二季的高點,因為第二季創出的高位是Temporary High。根據佈陣圖,進入第四季,總量又再次轉色,或會再出現小幅回調。

加息預期左右金價走勢

對金價這回跌浪,很多分析認為是美國加息引致,在預期美息持續走高下,都不看好金價前景。而事實上,自從3月加息以來,金價從接近$2000美元挫至最低$1785。這似乎跟筆者一直以來「加息有利金價」的看法走勢相反。

每種長期走勢,無論跌或升,都會有波動,不會「一帆風順」。縱然加息有利金價,但加息預期亦會左右中短期走勢。舉2015-2018年加息周期為例,2015年底首次加息後,金價便展開了半年升浪,從大約$1050升至$1360,加息預測升温,又回落至$1190,2016年底加息落地,浴火重生,回升至$1300以上。到了2018年最後兩次加息,聯儲局暗示2019年加息次數將減少,金價才隨息口大幅上揚至$1600以上。

預期帶來波動,是長期走勢難以駕馭的難關,除了金市,2015-2018年加息周期下的美股亦有類似的波動。再看更接近今天經濟環境的1970年代加息周期,亦有同樣波動,要更仔細觀察,我們可選看加息初期的金價表現。1972年美息見底上揚,但要到三個月後金價才有明顯升勢,但到1972年8月,加息步伐放慢,金價又反覆回調,到1973年6月息口突然急升,從大約8.5%升至9月的10.78%,金價出現明顯下挫,從$120美元挫至$100美元,此時息口又突然回落,金價又再度急升,再融合歷史事件,筆者發現1973年10月剛好是第一次石油危機爆發,聯儲局於此時卻進入減息周期(直至1975年1月)。

1973年高通脹下被逼減息

從以上加息周期看,金價走勢與加息周期步伐、節奏非完全一致,亦會受到政局、經濟環境的影響,因為這些因素左右人們對政府財金政策、未來政經形勢的預期。不過,長期而言,一個長期的加息周期大抵都是利好金價的。我們尤其要留意,加息周期中,每每當加息預期冷卻,才是金價出現最凌厲升勢的時間。

網友一定好奇,是甚麼因素導致1973年10月,在石油危機下(油價大漲4倍),美聯儲卻採取減息政策呢?翻查資料,原來當年的前期加息,加上持續通脹,令美國經濟出現衰退跡象,1973年三個季度,儘管失業率在4.8%的較低水準,但製造業PMI和消費者信心指數明顯趨弱。三季度GDP環比增速轉為-2.1%,同比增速從1973年一季度的7.6%下降至三季度的4.5%,令局方不得不挺而走險,採取一個中期的減息政策。

綜合看,一個通脹大周期,配合政局、地區衝突所塑造的環境,令央行的利率政策變得進退失據,誤判每每於此時出現,例如1973年石油危機前的加息過猛,導致美國經濟出現衰退跡象,同時遇上石油危機,物價一飛沖天,竟又被逼減息,加息預測突然急速冷卻,令金價由1973年10月的$100美元升至1974年3月的$180美元,升幅80%。今天情況與1970年代有許多相似之處,俄烏戰爭、高通脹、能源危機、猛烈加息……正在慢慢地塑造一個政府誤判,有利金價上升的周期。

7 則留言

      1. 謝謝祖兄的分享 我也是這個看法;但現階段 還未見鼓舞性升幅 所以我懷疑自己的看法。

  1. 我正寫一篇分析七十年代利率走勢如何影響金價,先賣關子,金價升最勁,是在加息周期中突然而來的減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he maximum upload file size: 512 MB. You can upload: image, audio, video, document, spreadsheet, interactive, text, archive, code, other. Links to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services inserted in the comment text will be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rop file here

統計
  • 0
  • 405,750
  • 152,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