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预期左右金价|季度走势预视升势未完|2023年首季目标$2300-$2525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2022年首季,因俄乌战争推动,金价出现明显升势,一度升至2078美元,逼近2020年8月历史高位。不过,战争同时激化通胀,联储局走向更鹰派利率政策,分别于3月、5月加息0.25%及0.5%,令金价回落,金银比一度升至接近89历史高水位,金价今年以来的升幅几乎全抹掉。

长线以2023年首季为目标

上升周期结束了吗?我们可以可从技术分析入手!3月31日,循环理论专家马田(Martin Armstrong)于金价由高位$2078挫至大约$1930美元时,作出了长期季度走势预测,指出升势并未完结,季度技术走势显示,金价处于两条上升通道,若沿红线通道上行,2023年第一季可触及$2300,若沿绿线通道上行,可见$2525。两个目标都跟笔者上一篇金价分析所预测的$2477目标相若。

不过马田同时指,根据金价的季度时机布阵,显示仍然未构成穏定的长期升势(not a long-term sustainable trend),有机会于第二季度(4-6月)构成一个暂时高点(temporary high),因为金价于3月并未跟随ECM拐点(2022年3月14日)升达一个高位。故此,要迎来真正的大行程,或者需等待下个ECM拐点(2023年4月10日)是否到达一个低点后拐向上(跟随ECM向上)。(此处要温故知新,根据马田的理论,黄金牛市大行程的出现是体现在,金价跟随ECM的上而上,落而落,而非相反而行)

第三季或出现小升浪

今年第二季尚余40天,暂时金价最高位是4月18日做出的$2003,是否马田指的Temporary High?无论是或不是,余下的40天里,如果金价再度升至此位,都可暂时撤离,静候捞回的机会。

机会或不需等很久,从季度时布阵看,第三季的总量(Aggregate)变了色,走势或反转。刚好我们从去年11月马田的AE战争指数时机布阵看到,6月的波动会加剧,7月是危机周期,俄乌局势有机会恶化。此布阵图的1月份亦曾显示危机周期,2月到达一个目标,结果俄乌战争就于2月底正式爆发,并推动金价上升至最高见$2078。

若7月再来一次战争危机周期,金价或有望于第三季出现一个小升浪。目前金银比亦处于历史高位,随时有机会转势向下,推动这个小升浪。不过,值得留意,小升浪的高点未必会高过第二季的高点,因为第二季创出的高位是Temporary High。根据布阵图,进入第四季,总量又再次转色,或会再出现小幅回调。

加息预期左右金价走势

对金价这回跌浪,很多分析认为是美国加息引致,在预期美息持续走高下,都不看好金价前景。而事实上,自从3月加息以来,金价从接近$2000美元挫至最低$1785。这似乎跟笔者一直以来「加息有利金价」的看法走势相反。

每种长期走势,无论跌或升,都会有波动,不会「一帆风顺」。纵然加息有利金价,但加息预期亦会左右中短期走势。举2015-2018年加息周期为例,2015年底首次加息后,金价便展开了半年升浪,从大约$1050升至$1360,加息预测升温,又回落至$1190,2016年底加息落地,浴火重生,回升至$1300以上。到了2018年最后两次加息,联储局暗示2019年加息次数将减少,金价才随息口大幅上扬至$1600以上。

预期带来波动,是长期走势难以驾驭的难关,除了金市,2015-2018年加息周期下的美股亦有类似的波动。再看更接近今天经济环境的1970年代加息周期,亦有同样波动,要更仔细观察,我们可选看加息初期的金价表现。1972年美息见底上扬,但要到三个月后金价才有明显升势,但到1972年8月,加息步伐放慢,金价又反复回调,到1973年6月息口突然急升,从大约8.5%升至9月的10.78%,金价出现明显下挫,从$120美元挫至$100美元,此时息口又突然回落,金价又再度急升,再融合历史事件,笔者发现1973年10月刚好是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联储局于此时却进入减息周期(直至1975年1月)。

1973年高通胀下被逼减息

从以上加息周期看,金价走势与加息周期步伐、节奏非完全一致,亦会受到政局、经济环境的影响,因为这些因素左右人们对政府财金政策、未来政经形势的预期。不过,长期而言,一个长期的加息周期大抵都是利好金价的。我们尤其要留意,加息周期中,每每当加息预期冷却,才是金价出现最凌厉升势的时间。

网友一定好奇,是甚么因素导致1973年10月,在石油危机下(油价大涨4倍),美联储却采取减息政策呢?翻查资料,原来当年的前期加息,加上持续通胀,令美国经济出现衰退迹象,1973年三个季度,尽管失业率在4.8%的较低水准,但制造业PMI和消费者信心指数明显趋弱。三季度GDP环比增速转为-2.1%,同比增速从1973年一季度的7.6%下降至三季度的4.5%,令局方不得不挺而走险,采取一个中期的减息政策。

综合看,一个通胀大周期,配合政局、地区冲突所塑造的环境,令央行的利率政策变得进退失据,误判每每于此时出现,例如1973年石油危机前的加息过猛,导致美国经济出现衰退迹象,同时遇上石油危机,物价一飞冲天,竟又被逼减息,加息预测突然急速冷却,令金价由1973年10月的$100美元升至1974年3月的$180美元,升幅80%。今天情况与1970年代有许多相似之处,俄乌战争、高通胀、能源危机、猛烈加息……正在慢慢地塑造一个政府误判,有利金价上升的周期。

7 则留言

      1. 谢谢祖兄的分享 我也是这个看法;但现阶段 还未见鼓舞性升幅 所以我怀疑自己的看法。

  1. 我正写一篇分析七十年代利率走势如何影响金价,先卖关子,金价升最劲,是在加息周期中突然而来的减息。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

The maximum upload file size: 512 MB. You can upload: image, audio, video, document, spreadsheet, interactive, text, archive, code, other. Links to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services inserted in the comment text will be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rop file here

统计
  • 1
  • 405,742
  • 152,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