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价跌浪何时完结?前景看两个位:年结1683与季结1705|最重要因素:难以量化的信心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每个时代的资产走势都有其特色,不会百份百重复。纵然各种「现实」都指向金银应该大升,包括高据不下的通胀率、激烈的俄乌战争、欧洲能源危机等等,还有各式各样的数据,如美元实际利率(Real Interest Rate)处于历史低点、美国国债正被抛售等等。只是,黄金价格近两年就是持续低迷(虽然长期看,它仍然是上升的)。

货币流速将展新周期

很多分析都认为当下经济境况与1970年代相同,称之为滞胀(Stagflation),但有些数据仍可看到两个时代的不同。例如数月公布一次的「美元M2货币流速」,1970年代高通胀期,流速呈现长期升势,但最近期资料显示,目前仍然处于历史最低点。通胀率没有在货币流速上反映出来。笔者猜测,或许资本主意经过近半世纪的发展,欧美的资本已经变得更加集中,巨量资本由更少数的人掌控,只要这些资本不去追逐商品,货币流速不会与通账率并驾齐驱。

笔者有这个猜测是因为看到美联储的隔夜逆回购(Overnight Repo)由过去半年史无前例地,巨量地涌向联储局,目前每日高达2万亿以上。从联储局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到,涌入联储局的资金已经是过去的5倍以上。

这可能意味着,目前的通胀只是「小儿科」,当这种海量级资金再次涌向市场,好戏便在后头,如果这些高度集中的资本也去追逐商品,欧美的通胀就不是今天的八九个巴仙了。事实上,从美元M2货币流速走势看,2022年4月好像已经出现了一个向上走的「拐点」。这与马田2021年2月发布的美元M1货币流速时机布阵是完全吻合的,布阵显示要到今季,整个流速的下滑周期正式终结,2022年第四季开展新周期。

第四季开始走势或反转

除了货币流速,金价也同样可能今年最后一季出现变盘,或者两者存在某种联动,甚至连原油价格亦一样,经历近三个月调整,时机布阵显示油价9月将出现转变点(Turning Point),指向2023年首季的高位目标。过去半年,油价与金价升浪都接近同步,只是油价于之后的调整幅度较小,形成一浪高过一浪走势,而不是黄金的横盘震动格局。

金价季度时机布阵显示,2022年第四季至2023年第二季是一个连续周期,呈现与前两季不同颜色,伴随方向转变(Direction Change),意味着这个连续周期有两种可能性:(1)与前两季走势相反(2)跟前两季同一方向(更极端)。

笔者倾向(1)的可能性较高,基于两个原因。第一是金银比率。随着金银价格低迷,金银比率已经升至历史非常高的位置,执笔时逼近95,记得2022年1月笔者曾撰文指出80的金银比率属偏高,是相对安全入货区。短线看,当时预测是对的,其后金银价格出现了一波小升浪,只是,两个月就后劲不继,再次下挫,将比率推升至今天位置。如果我们把过去四十年的金银比划分成三区,80属于中值的偏高位置,那么95就属于罕有的高值了,后市比率下跌(金银价格上升)的机会明显较高。

第二,2021年5月笔者曾提及马田的「黄金5.6年周期」,指出金价正进入一个由2021年5月7日至2024年第11月6日的大行程。以目前金价看,或者很多人会质疑这种预测,因为经历了一年多跌浪,以2021年5月7日金价收报$1832计,大部份时间都低于这个基数。但我们要留意,虽然1832难突破,但下方不远也有强大支持位,那就是1670左右的价位,这是源自2011年升浪的上升通道的下方支持线,过去两年金价两度测试这个支持位后都出现明显升浪。今季出现了第三次,7月时曾挫至1678.4,同样止住了跌势,意味可能将有新一波升浪。

过去两年金价升市因由

从以上走势反映,近年的金价升浪其实都与社会或政治事件有莫大的关系。2020年出现的高位在8月初,金价升至历史新高的2089,当时正值疫情出现第二轮爆发,美国一些州陆续宣布暂停经济重启计划,美联储主席公开表示对经济感到悲观,同期股市的表相对失色,金价经却创出历史新高。第二次升浪是2022年2月开展,这次升至最高2078才触顶,触发点俄乌战争。

如何解读这两次的冲高?可以套用马田的信心理论。多年来,马田在许多许多篇的文章中都不认同黄金是对冲通胀的资产,他认为黄金的上升主要取决于人们对政府的信心,黄金是对冲政府管治失误的工具,当人们对政府的信心下挫或崩溃,就会利好黄金上升。

疫情再度失控,代表政府抗疫的失效,俄乌战争说穿了,就是欧美政府无法解决地区冲突,无法保护亲欧美阵营的乌克兰革命政府。过去两年两次金价的升浪再次印证了这个观点。只是,信心是一种很难捕捉及掌握的东西,没有任何一种数据可以完整无遗地反映,我们只能通过马田的信心周期循环尝试解构,这亦是分析金价的难度所在。信心以外,通胀、利率等,都是较次要。

如果未来两季金价展开升浪,会由什么社会、政治因素导致?笔者认为,很可能出现在美国的政局。根据马田的美国政治年度时机布阵,2022年正正是恐慌周期,踏入11月将有中期选举,目前特朗普阵营与拜登一派正展开史无前例的斗争,FBI搜查特朗普豪宅所引发的风波不断发酵,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则死咬着「选举舞弊」不放,在拜登公开演说时高喊「You Stole the election」。另一方面,欧洲的能源危机愈演愈烈,执笔时,俄罗斯刚刚宣布关闭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欧盟则祭出准备为天然气价格设定上限的言论,每当政府面对高通胀,价格管制都是常用手段,几千年来都没有改变,一如2000年前古罗马帝国颁布的《物价敕令》,而这种人为干预价格的手法,最终通常以失败告终,价格管制每每导致更严重的供应短缺。

未来半年金价走势预测

再看看金价月度时机布阵,11月开始至2023年2月连续出现了三个方向转变,波动也从11月开始提升,到2023年1月形成最高值,有机会形成一个连续升浪。

不过我们也要当心,这个升浪前后,有机会测试重要的支持位。马田在他最新发表的分析中指出要留意两个重要价位,包括9月收市不能低于1705,否则有可能先行测试1686-1675,甚至最极端去到1526或1420,才代表调整完结。而如果2022年结低于1683,则有可能2023年初形成一个低位,才展开大行程,升至2023年底,因为年度时机布阵显示,2023年是黄金恐慌周期(Panic Cycle)。总的来说,2024年10月高位前,金价仍会有巨大波动,尤其是2023年,可能会出现高位暴挫,再由低位败部复活的过山车行程。

2022年尚余三个多月,笔者预计年底金价表现不会有太大惊喜,因为从1999年底部计起,2020年刚好是第21年,建构了一个历史新高(2089),那是马田关于牛市休整的年份,同时上篇金价分析有说,2020年收市没有高于2011年高位,有机会构成一个2-3年调整。2021年的年收市已初步体现了这种趋势,2022年的年度开市是1830.1,故笔者预计今年年结不会高于此位。

今年笔者写过一篇《加息预期………2023年首季目标$2300-$2525》,与今天预测有矛盾吗?要知道季度或年度波动空间可以十分巨大,例如2022年第四季是1500-1900,2020年第三季是1750-2089,达成2023年的季度目标前后,亦可以向下探底,短期9月及10月仍存在这种机会。再看看目前金价的月度时机布阵,显示2023年2月将会完成一个目标高位,会否就是2023年第一季的顶部呢?笔者觉得机会颇高!

但是布阵同时显示之后可能走势反转,跌下去2023年ECM小拐点(4月10日),构成一个低位,才跟随ECM向上拐去2024年11月初的中期顶部,为何笔者会有这种推测呢?因为马田在今年3月底写过一篇《Gold Looking Ahead》,指出金价并未随3月14日的ECM向上升到一个高位,故可能随第二个ECM拐点(2023年4月10日)向下挫到一个低点,正式与ECM走向「会合」,同升同跌,这就是黄金牛市大行程的正式揭幕。

10 则留言

  1. 感谢 joe兄对金价的分析更新
    请问能否谈谈对美国加息周期的看法?
    今日恒指于今年3月的底点18200跌破了, 中港股市有无新的看法?
    谢谢

  2. 跌破了3月14日的底,意味下个ECM拐点会是另一个低位,即2023年4月10日,当然中间可以反弹周期。港股算表现不错,因为美股更早就破了3月14日的低位。

  3. 最近某间老字号利X金铺又扩大左黄金既出入价
    一直有留意你嘅blog唯从未有留言

    想问joe兄点理解依个举动 会唔会预视波动更大定睇淡?

    1. 感谢你的支持。

      这可能跟国内金价与国际金价差距有关,最近无论国际金价如何下挫,中国内地的金价都不怎么跌。当国际金价是1650时,内地金价是每克385, 当金价是1700以上时,也是385, 这会导致黄金套利交易,香港买入,国内放售,赚取差价。可能因此利X金铺要提高出入价。

  4. 为何内地政府要这么做呢?

    我的理解是,货币管理其实即令到货币处于一种合理的汇价,定过强或过弱,令到货币不能反映背后真实的生产力,就会影响经济。举例,日元于1985年《广场协议》后大幅升值,其实日本的生产力根本不值得那么高的汇价,此举令日本产品失去竞争力,换来至今仍未完结的衰退。

    当美元的汇价相对稳定,合理反映美国生产力时,人民币盯着美元去决定汇率,汇率也相对地能反映中国的生产力,但是当美元因为自身问题而令币货政策陷入混乱时,人民币要盯着甚么货币呢?现在美国这般加息,令美汇大幅上升,表面上当然是加强美国人的购买力,但同时削弱了美国产品的竞争力,因为美国产品相对其他国家变得愈来愈贵,这个早晚会反噬美国经济(一如高日元反噬日本经济),如果此时人民币仍然盯着美元,对其他货币大幅升值,无拟自挖坟墓。但要盯着甚么货币来决定人民币的合理水平呢?日元、英镑、欧元?这些货币通通有自身问题,那只能是世界通用货币「黄金」了。

    1. 这个也许解释了为何大陆政府过去数年在各地广建矿场 积蓄稀有金属

  5. 为甚么中国政府选黄金呢?因为黄金的生产方式,所需要投入的生产力,数千年来都十分稳定,今天要以1200度熔化黄金,三千年前也要一样,没有甚么大改变,人类至今仍然未能突破提炼黄金的技术制约。所以生产黄金的过程是最能反映人类投入的生产力及生产力的价值。

  6. 多谢🙏🏻joe兄回复很仔细
    我也没有从这个角度谂过
    可以长知识
    让我更多了解下个市场做法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The maximum upload file size: 512 MB. You can upload: image, audio, video, document, spreadsheet, interactive, text, archive, code, other. Links to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services inserted in the comment text will be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rop file here

统计
  • 1
  • 488,436
  • 18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