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瓦解的後時代|社會及資本力量對抗未停|對抗情緒將長期化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過去三年,都是人生變化最大的三年。政治風暴加上新冠疫情,令一些人失去了工作,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希望。於是,有些人選擇了移民,筆者身邊就有許多朋友作出了這個決定。新一波移民潮下,縱然留下來,也感受到生活出現的驟變。

過去三年,時局的發展超出了很多人的想像。2019年前,縱然吵吵鬧鬧沒完沒了,社會總是在吵過後回復秩序。政治層面上,反對派陣營繼續他們一貫作風,親政府陣營政見亦依舊,雙方各取所需。經濟層面上,「霸權」依然繼續稱霸,全球最高的租值維繫着某些階級的財富。

要回到過去,很難!2019年的政治風暴,與緊接而至的新冠疫情,好像一下子將過去二十多年的秩序砸爛、粉碎,起碼在政治上是這樣。過去一年多,數十個政團宣布解散,計有教協、職工盟、支聯會、新民主同盟、民主動力、民陣、香港眾志、香港民族陣綫等等,名單還在增加之中,這些政治組織曾主宰了香港反政府運動的路向及進退。

對香港巨變不感意外

幾個主要反政府媒體亦一一被取締,董事、高層被拘捕,資金被凍結,包括《蘋果日報》、《立場新聞》、《眾新聞》等等。筆者認識許多做傳媒的朋友都失去了工作,他們都未曾想過香港會出現這樣的局面,尤以《蘋果日報》的倒下最震撼。

對這一切,筆者不感太大意外。三年前政治風暴爆發初期,曾撰寫了數篇文章,當時已預計香港這場政治風暴會以中國政府勝利為終結,敗方將會「永久致命性」的「一敗塗地」。目前發展與筆者的預計接近,只是有一點點超出了預期,筆者一度以為,香港的反政府媒體或會於風暴過後稍微調整方向,中國政府亦會讓其存活下去。

但筆者太天真了,還是做金融的好友「山頂先生」洞察力強,來自內地的他,比許多香港人更了解中國政府處事作風。反對派未被大規模整肅前,他看過《人民日報》社論後就說,在這件事上,中國政府不會拖泥帶水,定會趁機斬草除根,不留後患。果然,沒多久,《蘋果日報》就被狂風掃落葉方式取締了,創辧人黎智英至今仍然在獄中。

達成政治目標才算成功

或者有些人不認同筆者這個對於「成敗」的定義,認為這些政治風暴令世界更關注香港,令一些國家放寬了港人移民權利,甚至如其中一位反對派人物何桂藍所說,2019年令她與香港人變得更勇敢,令她感到這個世界不會「冇嘢做到」。但是,對筆者來說,政治運動的成敗取決於政治目標達成的程度。

當年提出的政治目標有達成嗎?明顯沒有!令人變得更勇敢,令世人更關注,令更多國家給予港人移民資格,那只是對於自身情感、生活帶來好處,但不構成政治上的「成功」。我們不能說,孫中山因為反清獲得流亡他國的機會,所以是成功的。他的成功是建基於滿清政府後來的覆亡,如果今天滿清政府仍然存在,他的「反清」仍然是失敗的,因為政治目標並未達成,而這個目標是他自己提出的。今天烏克蘭陷入戰火,總統澤連斯基提出的政治目標是恢復所有烏克蘭領土,驅逐俄羅斯軍隊,目標未達,都不算成功。我們不能說,戰火令到數百萬烏克蘭人獲得流亡西歐的機會,令烏克蘭獲得歐美援助,令世人關注烏克蘭,所以烏克蘭成功了。

筆者有些移民英國的朋友甚至說,港人把香港文化帶到英國,所以也算成功,這只是自欺欺人,香港反對派的政治目標怎可能變成推廣香港文化!在反對派達成政治目標前,筆者看來,這場政治運動仍然是失敗的。

達成政治目標機會渺茫

經過一年多打擊,反政府力量已被大幅削弱。只是,鬥爭仍未完全,這或者需要十年,甚至更長時間才會劃上句號。筆者的看法是,無論世界何處,歷史進程都離不開三股力量的推動:政治、社會、資本。政治力量包括各種政治組織、官方機構等;社會力量包含民間組織,如教會、環保團體、專業團體等等;資本力量則由財團、資本家、金融機構、私企等構成。

2019年香港爆發的政治風暴,筆者看來,就是這三股力量對中國政府以他們的方式擴大對香港管治的一次總爆發。整場風暴中,我們都看到香港這三種力量的身影。政黨、政客的反對聲音是政治力量的典型代表,還有許多力量在背後支持,捐助政治組織的公司、中立的公務員、加開班次的巴士公司、借出私人場所張貼文宣的業主法團、支持反政府學生的教育團體、容許集會的商場……如果從這個角度去出發,我們便可以更肯定,鬥爭仍未結束,整肅仍會繼續。

例如,其中一間開宗明義反政府的雜貨店,至今仍在營業。去年11月,筆者甚至看到某大型商場在地鐵站投放廣告,宣傳這間店進駐。這件小事透露了,資本力量未有跟隨政府的政治路線。地鐵是上市公司,政府是大股東,屬於資本力量與政治力量的混合體,竟會協助宣傳一間反政府的商店;商場屬四大地產商之一擁有,典型資本力量,但這件事反映了,租金(資本)比政治正確更具吸引力。

類似的例子還有許多,至今不少商店仍以反政府立場為號召。要知道資本力量出租地方給這些商店,等同協助他們營運。他們的盈利可能透過各式渠道流向反對派陣營的團體、組織、個人,輸送實際的利益,強化了反對派的凝聚力及意識。所以,表面上政府雖以《國安法》打擊了反對派的政治力量,其實社會及資本力量仍舊在對抗着,鬥爭仍然繼續。只有當三種力量同時支持政府,形成對體制運行的「共識」,鬥爭才會完結,社會才會穩定下來。

這個「共識」其中一樣就是,2019年的政治風暴是一場破壞香港穩定的「暴亂」,任何企圖推翻、模糊化、中立化這個立場的力量,不論以何種方式,都不會被官方接納。筆者相信許多香港人不會接受這種官方觀點。許多反政府的政治力量已被消滅,但社會力量和資本力量仍然繼續用他們的方式反擊。所以,筆者預期,香港社會仍然有很長一段時間會處於對抗情緒之中。

不過,筆者相信,隨着政治力量逐步淨化,例如最近自由黨的「清黨」(撤榮譽主席),除掉中間路線,隨着官僚體系的整肅、重構,反政府勢力失去政治力量的支撐、動員力,單靠社會與資本力量,反對派很難再發動大規模的政治活動,隨着時間的推移,凝聚力及對抗意識將會逐漸消退,反擊並達成政治目標與理想的機會,亦將更加渺茫!

15 則留言

  1. Well said… 有歐美金主support 嘅香港資本家唔會咁易放棄呢場鬥爭。香港人心未定,要起碼兩代人後先會有明顯改變。

  2. 李應聰師傅說, 2023年香港會亂, 2024年平靜, 之後個幾年都有事, 而在2027年後會俾中央限制……..

    1. 祖兄
      特朗普俾拜登炒家引發好多特粉不滿,加上國內黨爭嚴重槍械泛濫貧富懸殊,你覺得美國有冇可能爆發內戰?

      1. 內戰未必,但巨大的社會衝突正在爆發邊沿。目前侵侵已成功將政敵的攻擊轉化成民眾對自己的支持。侵及其支持者已認定FBI成為政治打壓工具。FBI搜查時關了侵家的CCTV,而侵就咬實此點不放,要FBI交出自己拍攝的CCTV,他及共和黨內支持者正要發動一場清算FBI的行動。

  3. 3年前黑暴嘅口號係”攬炒”, 而家如願以償啦!

    對於移民/走佬外國嘅, 我希望係佢地唔好返黎中國嘅土地! 黎緊幾年, 白皮國家一定走向衰落, 到時黃皮膚黑眼睛嘅注定會成為白皮嘅出氣袋, 好自為之啦。

  4. 瓦解反對派其實很容易:
    只要持續強迫加打456針,增加每日強檢,跟隨大陸日日封城。反對或唔順從既人就會被呢套系統排斥,剩落黎既就係順民。
    代價係重創社會生產力,重覆五六事年代經濟崩潰大飢荒。

    1. 點會呢,反對派有破壞無建設,一大班無能力無學識無工做的廢物,你睇個班比判刑的黑暴,十個有八個唔係無業,就係有黑底。講真,有良知有理性仲會支持班黑暴咩,傻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he maximum upload file size: 512 MB. You can upload: image, audio, video, document, spreadsheet, interactive, text, archive, code, other. Links to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services inserted in the comment text will be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rop file here

統計
  • 1
  • 454,502
  • 17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