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鬥爭擴至司法|兩家茶禮時代續崩潰|中立者被逼歸邊|將協助政府消滅香港反對派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七月我們寫過一篇《兩家茶禮時代的告終》,文末我們預測政府與反對陣型的角力將擴展至國安法的司法判決。這事還未發生,但已見端倪。近日司法成了兩邊角力的主戰場,從政府的三權分立表述,到兩派對法院反修例案件判決的質疑,再到終審法院十四頁紙聲明,都反映着角力的擴大。

吃盡兩家茶禮的想法深深地盤據香港各個層面,包括法院。如前文所言,這是香港發展起來,創造巨大商業利益的依靠,很多個人、組織仍脫離不了這種思考模式。法院判決亦一樣,八旬翁襲擊反對派領袖是「熱愛社會」,少年擲汽油彈是「優秀細路」。

法院這種「人格分裂」其實是兩邊下注,既討好建制,亦送禮給反對陣型。「中立」正是香港仍未穩定下來的根源之一,當眾多利益團體、階層同時中立,政府與反對派勢均力敵,雙方都無法壓倒對方,角力與衝突便會持續。

不要輕視中立的影響力。2013年底、烏克蘭革命,推翻親俄總統,關健就是軍方的中立,當示威如火如涂之際,國防部長Pavel Lebedev拒絕介入,明言軍隊不會限制人民自由及權利,政府無法武力鎮壓,反對派順利佔領全國政府機關,用九十多天就奪取國家權力。

與烏克蘭不同的是,香港軍力始終握在中國政府手上。香港反對派要奪取權力只能依靠外部勢力,或寄望中國政府內部瓦解。故此,整個反對派的政治論述離不開三點,萬變不離其中。第一,中國政府是虛弱的、鬆散的,容易被擊破;第二,香港地位顯赫,香港反對派的抗爭受到外部高度重視;第三,外部勢力是強大的、美好的,他們願意協助香港反對派。整個反對派的文宣、媒體、新聞、政論等等,通通圍繞這三條主線,藉以維繫群眾的反政府情緒。

這種反政府情緒深深地滲透在香港每個層面,2019年6月發展至今的反政府運動是總爆發。經歷一年多時間,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幾乎每個社會範疇都有反政府力量,公務員、教育、宗教、社工、醫學、法律、商界等等,無遠弗屆,甚至公權武力(警力)中亦可能存在。

這些力量不一定公然反對、對抗政府,更多的是採取置身事外的態度,不站任何一方。舉例,處理反對派的「連儂牆」文宣時,建制陣營有人認為食環署有內部指引不處理政治招貼,指責是偏幫反對陣營,後來署方澄清「他們不會考慮政治因素,只考慮衛生情況,決定是否清理招貼。」,作為一個政府部門,食環署並無任何政治立場,只有衛生立場,這就是中立!

又例如2019年9月,連鎖飲品店鴻福堂一名職員於警員截查年輕人時,高喊支持警察口號,事件引起反對派群眾不滿,後來店方發道歉聲明,表示「十分正視有同事涉於工作期間發表不恰當的個人言論,會嚴肅跟進及加強培訓。抱歉引起任何不便或不安,希望大家諒解。」,這也是中立!

最近,匯豐控股(0005)股價跌至歷史新低,有報導指是他們出賣資料給美國政府部門,構陷中資科技企業「華為」高層孟晚舟,故此引起中國政府不滿,有可能被中方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不過當《國安法》在香港實施,匯豐高層又簽名支持,他們更凍結了反對派一些眾籌帳戶。這是甚麼做法,不也是中立取態嗎?匯豐的做法跟香港法院的判決,思維模式完全一致。

以上只是冰山一角,許多商戶、組織、個人、團體都如此,他們想在兩派對立的戰場中贏盡所有好處,不想因協助任何一方而做成損失。兩派勢均力敵下,這種取態更可保證不被清算、排擠。表面上是聰明的、靈巧的,但同時缺乏分析未來的遠見。他們不知道兩方勢力處於爭奪權力的持久戰,中立會成為社會衝突持續的火苗,最終可能是兩面不討好,兩面不是人。執筆時,新聞傳來消息,匯豐首次被除名,沒份參與中國債券銷售。

當各個層面繼續採取中立,香港經濟無可避免成為犧牲品,相信你我都能從街上的空置舖位感受到。近月經過銅鑼灣、中環、尖沙咀,許多位置優越的地舖都貼着招租啟示,情況超越2003年沙士。疫情是主要原因,但抗疫政策的爭議亦不容忽視。縱使未有百份百數據,從各方證據初步推斷,中國抗疫明顯取得不錯成績,多國外國媒體,如BBC都有報導。香港政府想復製中國抗疫模式,爭取更大的管治認受性,卻遭反對陣型抵制,措施未完全落實。抗疫政策爭議只是其一,還有教育、經濟、醫療、司法,都充斥着各種的拉鋸。角力會以甚麼方式結束?近來鄭立寫的《這是政府眼中的一場 Total War》有點啟示,作者結論是:

這不是討厭誰,喜歡誰的問題,而是覺得誰會贏的問題。在和平盛世時,人類跟隨親和的人,但在亂世中,人跟隨的是勝利者,而不是可親者。香港政府再令人厭惡,只要他們證明自己能打贏,那些人就會寧可站在討厭的林鄭月娥一方,也不願意站在會輸的一方。

不過這個結論並未觸及突破點。亂世中,人類不單會站在勝利一方,更會協助勝算較高一方擊敗弱者,確保生存空間穩定。持續的社會衝突終會反噬中立者,影響他們利益。舉例,抗疫措施未能完全落實,結果疫情再爆。受影響之一酒店便是香港某地產龍頭的資產,在抗疫措施爭議中,他們採取中立,終被疫情反噬,損害了商業利益。

不過我們相信人類的政治最終以利益為依歸,經過這一輪經濟衝擊,無論是逼於無奈或自願,中立者最終必需作出決擇,放棄某部份利益,甚至協助一方打擊對手,以保存更大的利益。歸邊將不斷推進,近來有中學將《國安法》列入課程,理工大學罕有地於國慶日舉辦升旗儀式,執筆時,被建制派批評偏幫反對派的林子勤法官被調任到淫審處,不再審理有關社會抗爭案件。香港大學正式收回校內民主牆的管理權,不再讓學生會把它變成反政府的文宣牆,都是一種協助勝利者打擊對手的行為,相信陸續有來,香港將經一次歷史性的政治整合、清洗。當然,反對陣營不會輕易放棄,他們會反撲。我們要有心理準備,這場角力將會繼續蔓延,戰果將在歷史中慢慢浮現,只能耐心地等待。

32 則留言

    1. 不敢當!要疏理當中的脈骼不容易,但仔細觀察,香港實在太多這類人,例如那個袁教授,說話一時一樣,一會站在歐美角度批評中國抗疫,一會說中國抗疫有成績。說白點,就是兩邊都下注。還有李首富,說話都是隱隱晦晦的,像和事佬般,像猜燈迷。他們都是在等形勢明朗化,才有進一步決定。

  1. 回歸以來, 國家一直都係強勢嘅一方, 好多早應該做嘅野, 例如23條立法, 都一直以忍讓嘅態度希望以時間令市民慢慢接受轉變, 一次一次嘅讓利, 都俾人攞完好處仲要反咬一口話係派糖衣毒藥旨在赤化香港。即使反對派擺明反中, 只要唔過紅線都可以冇事。

    不過佔中同黑暴打破左呢個默契, 而且已經返唔到轉頭。國家而家已經轉行另一條路, 你唔接受一國兩制唔緊要, 可以揸住你本BNO去做二等難民。是否離開香港你地自行決定, 不過將來返唔返到香港就由阿爺話事! 你唔接受大灣區建設亦冇所謂, 不過將來好嘅工作同創業機會就係香港以外嘅大灣區度。黃絲港毒喜歡去美加澳做難民又好, 喜歡屈係漁港又好, 條路自己揀, 仆街唔好喊。

  2. 最近想買d實金,中銀同恒生總行連續兩個星期都話冇貨了。最近係咪有事情發生?

  3. 各位的言論大部份都同意,但有三點我認為可以斟酌:
    1. 買哪一邊? 很多人的mentality的確是 “西瓜靠大邊”,但亦有人唔係咁諗的。
    6、70年代的左仔要坐監,當時國家亦很窮,不大可能是單純為利益。現在部份年輕人也是一樣。他們只是各自為了自己相信的一套而戰,而社會科學根本沒有絕對的對錯。

    2. 去英國的大部份是藍絲,仔女升學一定去英國,置業一定去英國、中山。你們覺得是黃絲去,只因現今政治環境,去英國而大喇喇話比人聽你係藍絲,只會落得兩個下場 –
    A. 比黃絲揭發,批鬥。因為今次的bno係黃絲幫手爭取。
    B. 更甚係比英國政府趕走,視乎身份及往績。
    所以就算係藍都唔會出聲。我london同Manchester的朋友都說藍不比黃少。

    3. 有人說香港與大灣區發展融合,走左的港人走寶了。真的嗎?我認識的金融界的中層佗地及海歸,清一色表示香港的glass ceiling越來越嚴重。除非你有阿爺戶藉,人脈, 名字 (風格和港燦名不一樣),母語普通話 (港普免問),否則根本很難再晉升。更多時候係比人清走。且看看國內企業逐漸有黨委進駐,就知道人家連自己本地人都不相信,又怎會信操一口港普的港燦???
    畢竟國家一路教育全國人民,説港仔人要不是有阿爺,連一口干淨食水都不會有,我們的所有,都是國家恩賜的。這個故事說了廿三年,難道你覺得人家沒有下一步鋪排?
    在教育,醫療,金融界,大清洗會排山倒海。如果你出身不正宗 (不是內地人),就算你是藍絲也休想升職。就算升到也會遭到架空。現今真正掌權的,是駱先生而不是鄭小姐就是例子。婉嫻,鈺成被投閒置散也是同一道理。當國家真正相信的人,滲透進每個領域,就算多聽話的港燦,也只能當個技術面的中下層。
    當然,如果你是個自僱人士,職業司機等,根本沒有什麼升職機會,你可能不會感到這種壓力。
    所以,去英國的是二等公民,但留在香港的,真的就前途一片光明嗎???
    (這不可以怪誰,以前英國政府,不也是港督治港嗎?還有鬼佬警司和大班呢。只可以話港人從來是二奶命,冇得怨。)

    P.S. 我有家人服務政府數十年,曾獲紫荊彰,支持政府的立場不言而喻。ta們不約而同說:袁教授係佢地認識嘅最專業的醫生,但一個人受到政治壓力時,可能不擅處理,情有可原。

    1. 袁國勇團隊之前個篇”中國人惡習”已將他的人格破產,另外連外行人都看得出的220萬湖北患者,就已令他學術破產。

  4. 本人對Rasputin 兄的第3點的說法有明顯保留, 企業用什麼人揸旗, 主要是視乎是什麼資, 無論中資, 美資, 歐資, 日資, 高層揸旗者都一概不是本地人的, 我反而想知有什麼外資是找港人揸旗, 因為真係未見過

    1. 以前殖民地時代, D外資公司就算搵個香港人做CEO, 身份都只係一個買辦, 上面董事局話事果D始終都係英國人, 就好似當年國泰嘅張永霖。郭富城有套電影叫做浮城, 就係講一個現代買辦嘅故事。而家D人將殖民地時代美化到好似好完美咁, 真係係當年生活過嘅人睇到真係得啖笑…

      1. Cpkelvin
        建議你睇下人地已組織緊新黨,兩三年後你睇下班土生土長的尊貴已完去左邊再講。
        有句話叫物傷其類,兔死狐悲。
        我心痛的是,藍絲仍然沉浸在踢走黃尸,然後同祖國一起繁榮的自high中。
        問題係,你覺得人地真係會繁榮?(可能性頗高)
        真係會同你 (可能性係零)
        我夠明以前英國係咁,問題係當時啲人會諗,我地香港人應該會有當家作主 (非政治層面)的 一日。最近呢一步嘅要算係1997-2010嘅香港。今日果個主,比以前個主更歧視你,因為三四十年靠你地接濟得多,比我係佢地都唔alright你班港燦啦。

    2. 香港的藍絲有個天真的想法
      就是好似狗仔一樣
      Wag my tail and get my bone
      表現忠誠 = 重用你,有好收場??
      殊不知,原罪是你不是大陸出生,普通話不是你的母語。
      我到今日仲聽到兩句說話,
      1. 醫護要封關,所以佢地係黑的。現在不封關爆了第四波,然後去反過來追殺罷工醫護是對的;
      2. 肺炎搞到經濟咁差,符合了𡃁仔攬炒的期望,因此今日香港境況,仲有,個肺炎,都係班𡃁仔搞出黎的。
      呢班人連承認聯合國上到去某個偉大國家查源頭,都不得其實驗室門而入的勇氣也沒有。
      永遠揞住對眼同對耳,只要搞唔到我,只要say yes,應該都有啖飯食卦?
      佢地對某個偉大的黨認識一可以話係零,一日到黑研究美帝有幾黑,有幾亂,然後對近在咫尺的危機視而不見。
      今日人地終於頂唔順班開會永遠甩底,個博士銜頭離奇喺啲非洲國家同商業中心登記的 “尊貴” 已完,要自組一個新黨,目的係根本唔信港燦,要用返born in China的人。
      呢個只係第一步,遲啲其他重要界別陸續有黎。
      話唔同意我嘅,只可以叫佢地去睇下延安整風係點嘅。

      1. 可能Rasputin物以類聚,識親的藍絲都係狗仔咁。一般正常人的想法都是互惠互利,你想人地用你,就表現出自己有用有價值,成日諗住什麼母語問題唔被重用 (我懷疑你其實根本不知道全國有超過五成人普通話不是母語),這樣想在銀河系任何一個地方都不能立足。

    1. 這只是一個歷史遺下的問題, 既然香港是依賴食兩家茶禮而致富,很多上層人物,包括高官、富商、專業人士,在外國都有資產,很難寄望他們一面倒地歸中方一邊。像李首富、匯豐,業務都遍全球。現在面對的是兩難局面,中國市場與國際市場的利益愈來愈接近,可能舊時是10%比90%,今天可能是50%比50%,要選擇真的很難。

  5. 小編老婆係泰國華僑,兩公婆呢兩日不斷討論泰國示威的情況,以及同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比較,有幾點想分享下:
    1. 泰國有軍方僱用的五毛,泰國人稱他們為 IO (information Operation),專門負責係各大平台帶輿論方向,特別係 Pantip 論壇,可視為香港連登或台灣PTT。

    2. 泰國示威同樣有和理非、勇武派,IO 不斷在輿論上引導 / 煽動和理非與暴力示威割蓆,divide and conquer。

    3. 泰國一樣有「藍絲」(保皇派),老婆家族的一個阿姨,平時好地地,突然係家庭 Line Group 到鬧:「讓軍隊殺光這群廢青(大致意思)」, 群入面的年輕子女紛紛 mute group。

    4. 一樣有無腦的謠言,包括學生收錢遊行,而且得三百泰銖(七十五元港紙),另外兩百銖被中介人食左。

    5. 老婆以前讀的中學,該校學生的校服沒有綉上學生名字(泰國大部分中小學校服要有學生名),呢個小細節被有心人利用,話「這些學生都是假的,他們沒有名字。」然後導入第四點,話學生收錢遊行。

    6. 泰國今次示威的本質與反送中好似。以前的「黃紅之爭」,其實都是流於表面的路線之爭,直至今次,泰國人終於肯面對國家的根本問題 – 皇室權力過大。(同樣,雨傘革命鬧的是框框內的民主,反送中直指共產黨)

    7. 上任泰王普密蓬識公關、識親民,所以大家都唔敢造次。而現在的拉瑪十世衰過紂王,荒淫事跡又有社交媒體廣泛傳播,泰國人忍佢好耐,近年戲院播皇室歌曲,(係,泰國戲院開畫前會播歌,全場要起立),年輕人已經拒絕起立,對皇室的反抗一早開始了。

    最後扯遠少少,大中華膠一直想用香港民主運動去影響中國大陸,結果屁用沒有,「民主自由」四字被牆內粉紅抹黑成美國陰謀,反送中被打成顏色革命。
    但今次泰國示威,槍口針對的是「封建帝制」,這下大陸的微博沒辦法封帖、小粉紅沒法抹黑帶風向了,因為反封建帝制是近代中國的絕對正義,大陸人都紛紛表示關注泰國示威,甚至在牆內問「發生咩事?三大訴求是什麼?」
    香港人對付不了的紅色高牆,說不定會被泰國人鑿穿,到時牆內洪水一發不可收拾。

    1. Lower,香港黑暴又放火又殺人,對和自己不同意見的商店和中資機構瘋狂破壞,我係香港每次路過中資銀行,見到起哂鐵板,我真係以身為香港人感到羞恥呀!

      只有你這些對中國國情無知的人,才會以為內地同胞因為不清楚才會恥笑反對香港暴動。人地就係睇清楚黑暴的納綷本質,先至咁討厭黑暴。

    1. 有趣的分析!甚麼都有機會發生,只是時間的問題。去到作者說的狀況究竟要用50年、100年,還是200年?隨着時間的推進,很多事都會改變得超出我們想像。正如滿清滅亡時,明朝人立即會想到是恢復明王朝,誰會想到那時候已經沒有人想「反清復明」,到今天,反清復明已變成科幻小說一般,50年後或100年後還有沒有人想香港獨立呢?(不知道)

      1. 香港獨立是距離現實很遙遠的事。但如果有大量香港人下定決心要獨立,也非不可能(縱使武裝力量差距巨大)。

  6. 馬田之前文章提到,革命是否成功,要看軍隊和警察是否站在革命者這邊,否則聲勢再大還是會被壓下來。

  7. 姑勿論上年香港發生的黑暴與現在泰國所發生的事都是「民主自由」四字為由, 實質背後亦連繫了老美中介人的身影, 我地稱為漢奸, 他們用該四字為藉口, 實質是推倒政權攪革命, 泰國將來如何則拭目以待

  8. 香港係靠食兩家茶禮而活的,親中反美,一種聲音,一個國家,一個元首,香港注定無運行

    1. 這或者是宿命,原本可以親美亦親中,但要走出這樣一條路,要有很高政治智慧及技巧,香港的精英階層似乎做不到,而且每個時代都有結束的一日,不吃兩家茶禮,還有甚他方式生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he maximum upload file size: 512 MB. You can upload: image, audio, video, document, spreadsheet, interactive, text, archive, code, other. Links to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services inserted in the comment text will be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rop file here

統計
  • 2
  • 293,826
  • 109,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