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斗争扩至司法|两家茶礼时代续崩溃|中立者被逼归边|将协助政府消灭香港反对派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七月我们写过一篇《两家茶礼时代的告终》,文末我们预测政府与反对阵型的角力将扩展至国安法的司法判决。这事还未发生,但已见端倪。近日司法成了两边角力的主战场,从政府的三权分立表述,到两派对法院反修例案件判决的质疑,再到终审法院十四页纸声明,都反映着角力的扩大。

吃尽两家茶礼的想法深深地盘据香港各个层面,包括法院。如前文所言,这是香港发展起来,创造巨大商业利益的依靠,很多个人、组织仍脱离不了这种思考模式。法院判决亦一样,八旬翁袭击反对派领袖是「热爱社会」,少年掷汽油弹是「优秀细路」。

法院这种「人格分裂」其实是两边下注,既讨好建制,亦送礼给反对阵型。「中立」正是香港仍未稳定下来的根源之一,当众多利益团体、阶层同时中立,政府与反对派势均力敌,双方都无法压倒对方,角力与冲突便会持续。

不要轻视中立的影响力。2013年底、乌克兰革命,推翻亲俄总统,关健就是军方的中立,当示威如火如涂之际,国防部长Pavel Lebedev拒绝介入,明言军队不会限制人民自由及权利,政府无法武力镇压,反对派顺利占领全国政府机关,用九十多天就夺取国家权力。

与乌克兰不同的是,香港军力始终握在中国政府手上。香港反对派要夺取权力只能依靠外部势力,或寄望中国政府内部瓦解。故此,整个反对派的政治论述离不开三点,万变不离其中。第一,中国政府是虚弱的、松散的,容易被击破;第二,香港地位显赫,香港反对派的抗争受到外部高度重视;第三,外部势力是强大的、美好的,他们愿意协助香港反对派。整个反对派的文宣、媒体、新闻、政论等等,通通围绕这三条主线,藉以维系群众的反政府情绪。

这种反政府情绪深深地渗透在香港每个层面,2019年6月发展至今的反政府运动是总爆发。经历一年多时间,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几乎每个社会范畴都有反政府力量,公务员、教育、宗教、社工、医学、法律、商界等等,无远弗届,甚至公权武力(警力)中亦可能存在。

这些力量不一定公然反对、对抗政府,更多的是采取置身事外的态度,不站任何一方。举例,处理反对派的「连侬墙」文宣时,建制阵营有人认为食环署有内部指引不处理政治招贴,指责是偏帮反对阵营,后来署方澄清「他们不会考虑政治因素,只考虑卫生情况,决定是否清理招贴。」,作为一个政府部门,食环署并无任何政治立场,只有卫生立场,这就是中立!

又例如2019年9月,连锁饮品店鸿福堂一名职员于警员截查年轻人时,高喊支持警察口号,事件引起反对派群众不满,后来店方发道歉声明,表示「十分正视有同事涉于工作期间发表不恰当的个人言论,会严肃跟进及加强培训。抱歉引起任何不便或不安,希望大家谅解。」,这也是中立!

最近,汇丰控股(0005)股价跌至历史新低,有报导指是他们出卖资料给美国政府部门,构陷中资科技企业「华为」高层孟晚舟,故此引起中国政府不满,有可能被中方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不过当《国安法》在香港实施,汇丰高层又签名支持,他们更冻结了反对派一些众筹帐户。这是甚么做法,不也是中立取态吗?汇丰的做法跟香港法院的判决,思维模式完全一致。

以上只是冰山一角,许多商户、组织、个人、团体都如此,他们想在两派对立的战场中赢尽所有好处,不想因协助任何一方而做成损失。两派势均力敌下,这种取态更可保证不被清算、排挤。表面上是聪明的、灵巧的,但同时缺乏分析未来的远见。他们不知道两方势力处于争夺权力的持久战,中立会成为社会冲突持续的火苗,最终可能是两面不讨好,两面不是人。执笔时,新闻传来消息,汇丰首次被除名,没份参与中国债券销售。

当各个层面继续采取中立,香港经济无可避免成为牺牲品,相信你我都能从街上的空置舖位感受到。近月经过铜锣湾、中环、尖沙咀,许多位置优越的地舖都贴着招租启示,情况超越2003年沙士。疫情是主要原因,但抗疫政策的争议亦不容忽视。纵使未有百份百数据,从各方证据初步推断,中国抗疫明显取得不错成绩,多国外国媒体,如BBC都有报导。香港政府想复制中国抗疫模式,争取更大的管治认受性,却遭反对阵型抵制,措施未完全落实。抗疫政策争议只是其一,还有教育、经济、医疗、司法,都充斥着各种的拉锯。角力会以甚么方式结束?近来郑立写的《这是政府眼中的一场 Total War》有点启示,作者结论是:

这不是讨厌谁,喜欢谁的问题,而是觉得谁会赢的问题。在和平盛世时,人类跟随亲和的人,但在乱世中,人跟随的是胜利者,而不是可亲者。香港政府再令人厌恶,只要他们证明自己能打赢,那些人就会宁可站在讨厌的林郑月娥一方,也不愿意站在会输的一方。

不过这个结论并未触及突破点。乱世中,人类不单会站在胜利一方,更会协助胜算较高一方击败弱者,确保生存空间稳定。持续的社会冲突终会反噬中立者,影响他们利益。举例,抗疫措施未能完全落实,结果疫情再爆。受影响之一酒店便是香港某地产龙头的资产,在抗疫措施争议中,他们采取中立,终被疫情反噬,损害了商业利益。

不过我们相信人类的政治最终以利益为依归,经过这一轮经济冲击,无论是逼于无奈或自愿,中立者最终必需作出决择,放弃某部份利益,甚至协助一方打击对手,以保存更大的利益。归边将不断推进,近来有中学将《国安法》列入课程,理工大学罕有地于国庆日举办升旗仪式,执笔时,被建制派批评偏帮反对派的林子勤法官被调任到淫审处,不再审理有关社会抗争案件。香港大学正式收回校内民主墙的管理权,不再让学生会把它变成反政府的文宣墙,都是一种协助胜利者打击对手的行为,相信陆续有来,香港将经一次历史性的政治整合、清洗。当然,反对阵营不会轻易放弃,他们会反扑。我们要有心理准备,这场角力将会继续蔓延,战果将在历史中慢慢浮现,只能耐心地等待。

32 则留言

    1. 不敢当!要疏理当中的脉骼不容易,但仔细观察,香港实在太多这类人,例如那个袁教授,说话一时一样,一会站在欧美角度批评中国抗疫,一会说中国抗疫有成绩。说白点,就是两边都下注。还有李首富,说话都是隐隐晦晦的,像和事佬般,像猜灯迷。他们都是在等形势明朗化,才有进一步决定。

  1. 回归以来, 国家一直都系强势嘅一方, 好多早应该做嘅野, 例如23条立法, 都一直以忍让嘅态度希望以时间令市民慢慢接受转变, 一次一次嘅让利, 都俾人攞完好处仲要反咬一口话系派糖衣毒药旨在赤化香港。即使反对派摆明反中, 只要唔过红线都可以冇事。

    不过占中同黑暴打破左呢个默契, 而且已经返唔到转头。国家而家已经转行另一条路, 你唔接受一国两制唔紧要, 可以揸住你本BNO去做二等难民。是否离开香港你地自行决定, 不过将来返唔返到香港就由阿爷话事! 你唔接受大湾区建设亦冇所谓, 不过将来好嘅工作同创业机会就系香港以外嘅大湾区度。黄丝港毒喜欢去美加澳做难民又好, 喜欢屈系渔港又好, 条路自己拣, 仆街唔好喊。

  2. 最近想买d实金,中银同恒生总行连续两个星期都话冇货了。最近系咪有事情发生?

  3. 各位的言论大部份都同意,但有三点我认为可以斟酌:
    1. 买哪一边? 很多人的mentality的确是 “西瓜靠大边”,但亦有人唔系咁谂的。
    6、70年代的左仔要坐监,当时国家亦很穷,不大可能是单纯为利益。现在部份年轻人也是一样。他们只是各自为了自己相信的一套而战,而社会科学根本没有绝对的对错。

    2. 去英国的大部份是蓝丝,仔女升学一定去英国,置业一定去英国、中山。你们觉得是黄丝去,只因现今政治环境,去英国而大喇喇话比人听你系蓝丝,只会落得两个下场 –
    A. 比黄丝揭发,批斗。因为今次的bno系黄丝帮手争取。
    B. 更甚系比英国政府赶走,视乎身份及往绩。
    所以就算系蓝都唔会出声。我london同Manchester的朋友都说蓝不比黄少。

    3. 有人说香港与大湾区发展融合,走左的港人走宝了。真的吗?我认识的金融界的中层佗地及海归,清一色表示香港的glass ceiling越来越严重。除非你有阿爷户藉,人脉, 名字 (风格和港灿名不一样),母语普通话 (港普免问),否则根本很难再晋升。更多时候系比人清走。且看看国内企业逐渐有党委进驻,就知道人家连自己本地人都不相信,又怎会信操一口港普的港灿???
    毕竟国家一路教育全国人民,说港仔人要不是有阿爷,连一口干净食水都不会有,我们的所有,都是国家恩赐的。这个故事说了廿三年,难道你觉得人家没有下一步铺排?
    在教育,医疗,金融界,大清洗会排山倒海。如果你出身不正宗 (不是内地人),就算你是蓝丝也休想升职。就算升到也会遭到架空。现今真正掌权的,是骆先生而不是郑小姐就是例子。婉娴,钰成被投闲置散也是同一道理。当国家真正相信的人,渗透进每个领域,就算多听话的港灿,也只能当个技术面的中下层。
    当然,如果你是个自雇人士,职业司机等,根本没有什么升职机会,你可能不会感到这种压力。
    所以,去英国的是二等公民,但留在香港的,真的就前途一片光明吗???
    (这不可以怪谁,以前英国政府,不也是港督治港吗?还有鬼佬警司和大班呢。只可以话港人从来是二奶命,冇得怨。)

    P.S. 我有家人服务政府数十年,曾获紫荆彰,支持政府的立场不言而喻。ta们不约而同说:袁教授系佢地认识嘅最专业的医生,但一个人受到政治压力时,可能不擅处理,情有可原。

    1. 袁国勇团队之前个篇”中国人恶习”已将他的人格破产,另外连外行人都看得出的220万湖北患者,就已令他学术破产。

  4. 本人对Rasputin 兄的第3点的说法有明显保留, 企业用什么人揸旗, 主要是视乎是什么资, 无论中资, 美资, 欧资, 日资, 高层揸旗者都一概不是本地人的, 我反而想知有什么外资是找港人揸旗, 因为真系未见过

    1. 以前殖民地时代, D外资公司就算揾个香港人做CEO, 身份都只系一个买办, 上面董事局话事果D始终都系英国人, 就好似当年国泰嘅张永霖。郭富城有套电影叫做浮城, 就系讲一个现代买办嘅故事。而家D人将殖民地时代美化到好似好完美咁, 真系系当年生活过嘅人睇到真系得啖笑…

      1. Cpkelvin
        建议你睇下人地已组织紧新党,两三年后你睇下班土生土长的尊贵已完去左边再讲。
        有句话叫物伤其类,兔死狐悲。
        我心痛的是,蓝丝仍然沉浸在踢走黄尸,然后同祖国一起繁荣的自high中。
        问题系,你觉得人地真系会繁荣?(可能性颇高)
        真系会同你 (可能性系零)
        我够明以前英国系咁,问题系当时啲人会谂,我地香港人应该会有当家作主 (非政治层面)的 一日。最近呢一步嘅要算系1997-2010嘅香港。今日果个主,比以前个主更歧视你,因为三四十年靠你地接济得多,比我系佢地都唔alright你班港灿啦。

    2. 香港的蓝丝有个天真的想法
      就是好似狗仔一样
      Wag my tail and get my bone
      表现忠诚 = 重用你,有好收场??
      殊不知,原罪是你不是大陆出生,普通话不是你的母语。
      我到今日仲听到两句说话,
      1. 医护要封关,所以佢地系黑的。现在不封关爆了第四波,然后去反过来追杀罢工医护是对的;
      2. 肺炎搞到经济咁差,符合了𡃁仔揽炒的期望,因此今日香港境况,仲有,个肺炎,都系班𡃁仔搞出黎的。
      呢班人连承认联合国上到去某个伟大国家查源头,都不得其实验室门而入的勇气也没有。
      永远揞住对眼同对耳,只要搞唔到我,只要say yes,应该都有啖饭食卦?
      佢地对某个伟大的党认识一可以话系零,一日到黑研究美帝有几黑,有几乱,然后对近在咫尺的危机视而不见。
      今日人地终于顶唔顺班开会永远甩底,个博士衔头离奇喺啲非洲国家同商业中心登记的 “尊贵” 已完,要自组一个新党,目的系根本唔信港灿,要用返born in China的人。
      呢个只系第一步,迟啲其他重要界别陆续有黎。
      话唔同意我嘅,只可以叫佢地去睇下延安整风系点嘅。

      1. 可能Rasputin物以类聚,识亲的蓝丝都系狗仔咁。一般正常人的想法都是互惠互利,你想人地用你,就表现出自己有用有价值,成日谂住什么母语问题唔被重用 (我怀疑你其实根本不知道全国有超过五成人普通话不是母语),这样想在银河系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立足。

    1. 这只是一个历史遗下的问题, 既然香港是依赖食两家茶礼而致富,很多上层人物,包括高官、富商、专业人士,在外国都有资产,很难寄望他们一面倒地归中方一边。像李首富、汇丰,业务都遍全球。现在面对的是两难局面,中国市场与国际市场的利益愈来愈接近,可能旧时是10%比90%,今天可能是50%比50%,要选择真的很难。

  5. 小编老婆系泰国华侨,两公婆呢两日不断讨论泰国示威的情况,以及同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比较,有几点想分享下:
    1. 泰国有军方雇用的五毛,泰国人称他们为 IO (information Operation),专门负责系各大平台带舆论方向,特别系 Pantip 论坛,可视为香港连登或台湾PTT。

    2. 泰国示威同样有和理非、勇武派,IO 不断在舆论上引导 / 煽动和理非与暴力示威割蓆,divide and conquer。

    3. 泰国一样有「蓝丝」(保皇派),老婆家族的一个阿姨,平时好地地,突然系家庭 Line Group 到闹:「让军队杀光这群废青(大致意思)」, 群入面的年轻子女纷纷 mute group。

    4. 一样有无脑的谣言,包括学生收钱游行,而且得三百泰铢(七十五元港纸),另外两百铢被中介人食左。

    5. 老婆以前读的中学,该校学生的校服没有绣上学生名字(泰国大部分中小学校服要有学生名),呢个小细节被有心人利用,话「这些学生都是假的,他们没有名字。」然后导入第四点,话学生收钱游行。

    6. 泰国今次示威的本质与反送中好似。以前的「黄红之争」,其实都是流于表面的路线之争,直至今次,泰国人终于肯面对国家的根本问题 – 皇室权力过大。(同样,雨伞革命闹的是框框内的民主,反送中直指共产党)

    7. 上任泰王普密蓬识公关、识亲民,所以大家都唔敢造次。而现在的拉玛十世衰过纣王,荒淫事迹又有社交媒体广泛传播,泰国人忍佢好耐,近年戏院播皇室歌曲,(系,泰国戏院开画前会播歌,全场要起立),年轻人已经拒绝起立,对皇室的反抗一早开始了。

    最后扯远少少,大中华胶一直想用香港民主运动去影响中国大陆,结果屁用没有,「民主自由」四字被墙内粉红抹黑成美国阴谋,反送中被打成颜色革命。
    但今次泰国示威,枪口针对的是「封建帝制」,这下大陆的微博没办法封帖、小粉红没法抹黑带风向了,因为反封建帝制是近代中国的绝对正义,大陆人都纷纷表示关注泰国示威,甚至在墙内问「发生咩事?三大诉求是什么?」
    香港人对付不了的红色高墙,说不定会被泰国人凿穿,到时墙内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1. Lower,香港黑暴又放火又杀人,对和自己不同意见的商店和中资机构疯狂破坏,我系香港每次路过中资银行,见到起哂铁板,我真系以身为香港人感到羞耻呀!

      只有你这些对中国国情无知的人,才会以为内地同胞因为不清楚才会耻笑反对香港暴动。人地就系睇清楚黑暴的纳綷本质,先至咁讨厌黑暴。

    1. 有趣的分析!甚么都有机会发生,只是时间的问题。去到作者说的状况究竟要用50年、100年,还是200年?随着时间的推进,很多事都会改变得超出我们想像。正如满清灭亡时,明朝人立即会想到是恢复明王朝,谁会想到那时候已经没有人想「反清复明」,到今天,反清复明已变成科幻小说一般,50年后或100年后还有没有人想香港独立呢?(不知道)

      1. 香港独立是距离现实很遥远的事。但如果有大量香港人下定决心要独立,也非不可能(纵使武装力量差距巨大)。

  6. 马田之前文章提到,革命是否成功,要看军队和警察是否站在革命者这边,否则声势再大还是会被压下来。

  7. 姑勿论上年香港发生的黑暴与现在泰国所发生的事都是「民主自由」四字为由, 实质背后亦连系了老美中介人的身影, 我地称为汉奸, 他们用该四字为借口, 实质是推倒政权搅革命, 泰国将来如何则拭目以待

  8. 香港系靠食两家茶礼而活的,亲中反美,一种声音,一个国家,一个元首,香港注定无运行

    1. 这或者是宿命,原本可以亲美亦亲中,但要走出这样一条路,要有很高政治智慧及技巧,香港的精英阶层似乎做不到,而且每个时代都有结束的一日,不吃两家茶礼,还有甚他方式生存。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

The maximum upload file size: 512 MB. You can upload: image, audio, video, document, spreadsheet, interactive, text, archive, code, other. Links to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services inserted in the comment text will be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rop file here

统计
  • 0
  • 432,825
  • 163,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