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區衝突到西方內戰|俄烏戰爭促成西方沒落|加速全球資本流動(上)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去年四月,筆者寫完三篇俄烏戰爭轉題文章後便閣筆,並非沒有時間,而是戰事詭譎多變,不容易整理出一條清晰的脈絡,讓我們知道這場戰爭的歷史意義,以及預測它的未來發展。但是,隨着衝突的深化及擴大,脈絡逐漸變得清晰。

兩邊都沒有讓步跡象,根據媒體報導,烏克蘭某些地方,如巴赫穆特(Bakhmut)幾乎被夷為平地。甚麼導致雙方如此強硬呢?筆者經常追看的馬田(Martin Armstrong)認為,這場戰爭是世界經濟論壇(WEF)創辦人施瓦布(Schwab)等操控的深層政府(Deep State)重構世界的計劃之一,這項計劃還包括使人類完全放棄化石能源,降低全球一半人口,建立單一世界政府,消滅國家債務等,總括就是來一次「大重啟」(Great Reset),從而建立「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

俄羅斯總統普京(也包括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前美國總統特朗普等)正是重構新秩序的絆腳石,必須清除。馬田不時會發表這種看法,包括去年十月寫的《沒有第三次世界大戰,施瓦布將會失敗?》(Will Schwab Fail without World War III?)

內地某些學者,如研究農業經濟的專家温鐵軍,看法也與馬田接近,他認為歐美先進國家的債台高築,已經到了經濟爆破的臨界點,必須通過對外略奪,例如全球最大天然資源國(俄羅斯),使其瓦解分裂,才能沖消債務,他估計俄羅斯天然資源的總值接近70萬億美元。之後就會輪到全球最大製造業資源的中國。(温鐵軍Youtue影片:挑起戰爭,是為了賴債?俄烏背後本質是巧實力和軟實力的競爭)

當然,在歐美左派、香港反政府支持者的眼中,馬田或温鐵軍的分析只是對普京侵略罪行的詭辯。無論你相信前兩者的「陰謀論」,或是後者的「普世價值」,在筆者眼中,這場俄烏衝突的意義都不亞於一次及二次世界大戰,只是衝突開始才一年,規模仍未及得上前兩戰。將目光擴闊一點,這場本來只涉及兩國的紛爭,其實已經把伊朗、波蘭、車臣、白俄羅斯等牽扯入其中。

不過,說它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嗎,筆者也有保留,亞洲及中國並沒有怎麼介入。以國力及影響力衡量,俄烏衝突如果爆發於二十世紀上半部,它或許是一場世界大戰,但放在二十一世紀,筆者只會定義它是一場「西方的內戰」。

兩次世界大戰本質上同屬西方內部的衝突。第一次世界大戰是由法英等國組成的「協約國」,與德奧為首的「同盟國」之間的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雖有日本參與,但歷史學者普遍以德國入侵捷克為分水嶺,本質本也是一次西方主導的大戰。兩次大戰都看到俄國的身影,而且是主力。俄羅斯一直是西方世界重要一員,參與了許多場歐西戰爭,包括1733年的波蘭王位繼承戰,1807年的英俄戰爭等等。

網友對筆者經常提及,由馬田創立的「經濟信心模式」(ECM)應該不陌生,它預測長期走勢的準確度非常高,成功地警惕了「2020.05拐點」爆發的新冠疫情,及當下籠罩全球的高通脹。根據ECM預測,2032.95將是「Peak in West」,馬田有多篇文章解釋,也包話個人訪談「大重啟將失敗,2032年前每個政府都會崩潰」(The Great Reset Will Fail & Every Government Will Collapse By 2032)。大致而言,2032年將標誌着西方經濟力量在世界的終結,同時西方會發生社會動亂、革命,右翼信奉的社會主義會走向敗亡,政府形式將會重構,是一次集合社會,經濟、政治的衰落巨變。由2023年到2032年,美國的統一將會步向瓦解,分離主義加劇。2032年商品價格包括能源、黄金、農產等,將會升至一個經通脹調整後的歷史高點。

馬田的訪問節目(點擊觀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vdIE7DdcgM&t=4s

如果2032年是西方的衰落巨變,那俄烏戰爭所引發的「西方的內戰」就極大機會是一個非常重要歷史轉捩點,它不斷消耗敵對雙方的經濟實力,俄羅斯在歐美制裁下自不用多說,歐洲在能源危機下,經濟快速倒退,能源價格飛升,觸發英債、德債市場歷史式崩塌,英鎊歐元大貶,挫至歷史低位,英國首相卓慧思(Liz Truss)上台僅六星期,就因為債務困局黯然下台,成為英國史上最短命首相。

美國相對比歐洲要好些,美元及經濟表現都不錯,但隨着通脹升温引發的加息潮降臨,美債價格亦出現急挫,令美國政府的國債利息開支急升。直至2022年12月底,美國援烏總額已達1000億美元。筆者相信這種支援就算可持續,也會不斷地消耗美國經濟實力,並且引起內部紛爭。目前美國仍未正式介入俄烏衝突,仍然停留在「代理人戰爭」階段,但隨着戰爭深化,歐美經濟問題亦在惡化,抽身愈來愈困難,筆者認為美國參戰的機會愈來愈高,馬田的時機佈陣顯示美國有機會於2026年參戰。

去年11月,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便在紐約時代廣場的滾動大屏上播出宣傳廣告,將澤連斯基稱作「黑洞」,比喻他是個專花美國人錢的無底深潭。這座博物館因為館前一座老羅斯福銅像,身旁跟隨著美洲原住民和非洲男子,備受美國左派攻擊,指其帶種族歧視,同時近年又因為政府削減資助,深受財政壓力,對美國政府花錢援烏產生不滿,便不難理解了。如果歷史真的朝着馬田ECM預測的方向前進,那麼伴隨戰爭發展的就是一場全球資本的大流動,朝ECM下個預測前進,即全球資本向中國匯聚:Shift to China。

1 則留言

  1. 確實!我幾個月前看溫 鐵軍先生的視頻,就不疑惑了!
    五百年來的西方,手上沾滿了第三世界人民的鮮血,真切地說是西方資本主義船堅炮利,橫行天下的五百年!
    俄烏戰爭以來,突然發現西方好像不行了;如果說俄烏戰爭是西方資本想分裂俄羅斯,複製分裂蘇聯,以此掠奪俄羅斯的七十萬億資產,這我相信。
    但是之前是工業社會的船堅炮利對農業社會的刀劍進行的降維打擊,現在可不是,整個西方資本面對的俄羅斯,是團結安定,人口上億,國土廣大,軍工科技不落後,軍力強大,資源豐富的國家!要打敗俄羅斯,掠奪他的七十萬億,可是不容易的!
    此外俄羅斯還有中國支撐,西方也明白怕中國的武力支援,因此一天到晚要中國表白,中國聰明保持中立。但是中國的中立其實就是對俄羅斯的最大支持,因為民生日用品的輸出,或擦邊式的軍需供應,都可以讓俄羅斯處於不敗之地!中國的好處就在於油氣糧食的穩定,忠吉烏鐵路的開通,俄羅斯60%的人民幣外匯存底和最近傳出的西伯利亞經貿特區等等!深層政府的軟實力: 非政府組織活動,打從香港反送中後似乎沒有成功過,香港、哈薩克和最近的白紙條活動基本上都失敗了。實在是各國都給搞怕了,因此也都有應對之道!
    西方資本現在實體經濟失落了,金融資產泡沫了,債券沒人買了,貨幣呢?縮表升息沒割到羊毛,美元在第三世界的退出,反而被人民幣置換,石油美元不出十年,可能就要變成了石油人民幣了,政治、經濟、金融、貨幣,全玩玩了,還夢想著複製上世紀九十年代對蘇聯的掠奪,發動戰爭垂涎俄羅斯的七十萬億!很難如願的!
    美元的退出世界主要結算貨幣一般以為要三十年,我以為不用,因為一帶一路面對的是整個世界,各國都要基建,也就都要人民幣,形成人民幣基建,人民幣石油。
    美國呢?升息縮表,美元回流美國,回去就難出來了,沒有哪個國家因美元外逃本幣貶值形成違約的!沒有美元和中國借就可以了,中國可以賣美債,當然日幣貶兇了,也很不聽話,賣起美債了!美元在全球被人民幣置換了!
    俄烏戰爭就要這樣看,美國作夢都想裂解俄羅斯,掠奪他的七十萬億資源,更想把中國分裂成八大塊,掠奪他的製造業!但是,這機會都沒有了,中俄已經連成一氣,敗亡的不只是美國,而是整個西方,也就是整個資本帝國,資本主義。失去掠奪的機會和能力,橫行天下五百年的西方列強很快地就會沒落!目前的強橫只是日暮途窮、最後的倒行逆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he maximum upload file size: 512 MB. You can upload: image, audio, video, document, spreadsheet, interactive, text, archive, code, other. Links to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services inserted in the comment text will be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rop file here

統計
  • 0
  • 521,122
  • 19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