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派團派爭議|香港反政府陣營大變節|區諾軒心理之試探|社會層面瓦解新開端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最近,香港反政府陣營出現重大決裂!四名在「35+初選案」被拘捕的反對派領袖,包括區諾軒、趙家賢、林景楠等,轉為控方證人,為政府控告另外四十多名昔日戰友煽動叛亂作供,引發陣營內部巨大爭議。

首位出庭的區諾軒惹來很多指責,罵他是二五仔、篤灰狗,也有人為其說項,反政府陣營分裂成兩派,可稱之為「割派」和「團派」,割派主張與出賣隊友的叛徒割蓆,團派主張以團結為大前題,應該諒解。更多支持者是無凌兩可,選擇沉默,不明白為何昔日「手足」會變成叛徒?無論割派或團派都有理據,誰是誰非,對陣營以外的人亦毫無意義,反而由區諾軒所引發的陣營決裂,對香港反政府運動今後的發展,更引起筆者的關注。

區諾軒突然做出如此爭議的舉動,有人認為他是為獲取減刑,有人認為他是政敵早已安插的臥底,也有人認為他是好心做壞事,中了敵人圈套,這些可能性都存在,但筆者認為都不是根本原因。令一個陣營內的中堅份子為個人利益左右,做出如此多戰友反感的行為,背後必定存在某種更根本的心理因素,那就對香港歷時二十多年的反政府運動的徹底絕望,甚至懷恨自己被整場運動出賣。

這種心理狀態一直為反政府陣營的主流意識所忽視,或者刻意迴避,大部份反政府陣營的媒體、平台,過去展現的,無論上層領袖或下層群眾,都是一種不屈不撓的面貌,就算有過軟弱,思考後也會重新振作。人性真的如此一面倒嗎?區諾軒展現的反差,就像一盤冷水,潑向所有反政府陣營的支持者。

區諾軒的行為早已有跡可尋,過去兩三年他在個人社交平台發表過不少感想、見解,簡單概括,他「從來是個相當和理非的人」、「沒有大家的剛毅」、「困在失敗提出不到出路的現實」、「迂腐的讀書人」、「遠遠在主流世界」、「不能於學術界生存」、「每日生活於惶恐之中,已經超過可以承受限度」。引號內文字都是他自己形容,橫跨2020-2021年投入初選案至被國安拘捕、控告。

團結平安金科玉律

從中不難感受到他的軟弱和無力感。香港反政府陣營光譜中,區諾軒可歸類為絕對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從來是他想走的路,也是他想香港反政府陣營走的路。從文裡行間不難感受到,對香港社會、民生的一些問題,他是真心希望出一分力去改變的,並且希望群眾能夠「並肩同行,堅持到完場」,他認為「民主運動不是要國師,而是要更多願意參與的建立者」,總的來說,就是想更多支持者參與運動,就像他,就算已遠赴日本留學,亦毅然回港投入初選。

可惜是,這場走了二十多年,希望改變香港的反政府運動,卻愈走愈偏離他的理想。筆者覺得,區諾軒心目中可能會認為這種「偏離」的禍首正是「團結」。或者,反政府陣營想不斷壯大自己的力量,「團結」成了金科玉律,核爆不割蓆、不捉鬼、不搞分裂,成了長期高舉的口號,衍生出容納百川,幾乎做甚麼也被接納的共識,把整場運動變成一個大醬缸。

醬缸裡,理論矛盾的「和理非」與「勇武派」,可被醃成「和勇不分論」,逃亡被說成走「國際線」,移民只是逃難,不是捨棄他們「好撚鍾意的香港」。人身安全至關重要,「最緊要平安」又成另一條玉律,為此認罪,沒問題,反政府雜貨店「阿布泰」貼出國慶賀詞,是曲線回敬,也沒問題。在這種從領袖到群眾,上下共建的「團結與平安」社會共識下,作為反政府陣營一個較後冒起的新生代,人微言輕,區諾軒沒能力扭轉局面,只能跟着大隊走。

時空錯位的大醬缸

他內心深處或許會想,如果逃亡是走國際線,移民是保平安,通通可成為陣營接納的政治論述,他當初不留日升學,返港投入初選,惹來一身「煽動叛亂」的霉氣,豈不做了大蠢蛋?政治領袖逃亡或許說得過去,但大量支持者跟着移民,那是甚麼政治策略?如果清末大部份中國人也移民,還會有後來的辛亥革命?

當然,路是自己選,也有責任承擔後果,但這條路亦非區諾軒一手建造,而是整個反政府陣營,從領袖到群眾共同鋪設。這條他本來寄予希望的路,在「團結與平安」總路線下,早已鋪得面目全非,只是個人學識、能力有限,只能跟着大隊「困在失敗提出不到出路」的大醬缸裡,無力地「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等待命運的安排。

從政者在支持者心目中,通常只有美好及堅毅一面,區諾軒屬少數會表現軟弱的一個,社交平台上,他會訴說生活上的種種困難,包括付了很多保釋金,「過了大半年風雨飄搖,連維持生活都困難」,也會因為不能慶祝結婚紀念而自責、內疚。他會告訴你,經濟學家楊小凱曾入獄十年,獄中苦學成才,卻殁於55歲,表達他對前境的擔憂。如果生命有限,為一場反政府運動而長期下獄,到頭來享受不到成果,人生又有何意義?

從這些文字看到,區是個有理想,但也會關顧自身利益的政客,而且毫不忌諱地告訴你這個事實。這種性格,如果投入九十年代和理非主導的政治運動,應該會更合乎他理想,可惜時空錯位,他置身的是一個混雜了本土主義、勇武派、和理非等,又以「團結與平安」為總路線的大醬缸時代。

變節者清算總路線

更令區絕望、沮喪的是,即使反政府陣營在政治力量上已經接近完全瓦解,但在社會層面,這條「團結與平安」的總路線仍然在發熱,堅決反政府的共識堅如磐石,逃亡領袖,移民群眾,時刻不忘宣揚反政府情緒,把區仍然身處的地方說得千不好萬般壞,他們可曾想過區心底裡是何滋味?

區可能會反問:這樣是要留下來的人沿着那條總路線前進嗎?要把政治運動外判給留下來的人嗎?是否想等他日運動成功,又返回香港享受政治成果?走國際線及移民,深層邏輯其實亦不過是關顧自身最大利益(平安)罷了,棄下因種種原因未能離港的戰友,以他們的「受難」繼續為反政府意識拱火,其實跟區諾軒為保平安,轉做控方證人,又多出多少寸道德高地?自私,人皆有之,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說是好聽,但當兄長在外國安心舒坦地走國際線,弟弟則留在香港過着風雨飄搖、惶恐的生活,有可能不去計較嗎?

區諾軒要計較的就是這條陣營上下共建的總路線,那明顯是一條集體誤判的路線,正是它把整場政治運動推到目前絕境,把他的人生推向風雨飄搖,連維持生活都困難的境地。區諾軒心中的怨憤,其實不難理解,來一次徹底的變節,看看這些倡議者、參與者,在自身利益與陣營團結之間,能否放下自身利益,擁抱團結?還是一切只是虛偽的表面和諧,面對利益受到巨大威脅,看不到前境時,只會自己顧自己,撕下團結的面紗?

叛徒其實是復仇者

與其說區是叛徒,倒不如說他是復仇者,他是來清算自己一直跟隨的陣營與支持者,因為在他心目中,這場運動已經失敗了,起碼在他有生之年不會看到成功,它沒法達成任何當初提出的政治目標,它令陣營的生存空間幾近消失殆盡,無數政團瓦解,連維持基本生活的從政之路也全數斷裂,同時一如概往的,陣營內沒有人能提出任何出路。筆者以為,這個失敗根源是陣營對政治論述及行動缺乏嚴謹統合和規範,過份強調團結與人數力量,最終區諾軒的變節自動引爆分裂,因為像他這種較會為個人利益着想,容易軟弱、絕望的人,踫上大醬缸中的某些人、某些理論,本來就會發生衝突。變節與分裂,其實早已埋下伏線。

區諾軒的舉證誓將令初選案中人之間出現更多利益矛盾,亦將更多陣營中人捲入其中,已知的包括某媒體曾借出場地供初選開會,某些人曾派代表列席會議等等。今後難料還有多少人會為自身利益,變成第二個區諾軒,到時陣營內到處是割破的蓆,你聲討人,人聲討你,互相聲討或將令香港政治逐漸冷卻,就像六七年政治風暴後,社會對政治漸變冷感。這或許會成為壓跨整場香港反政府運動的最後一根稻草。因為一個區諾軒,「團結與平安」的總路線已走入死胡同,面對內部變節,繼續高舉團結,不聲討不割蓆,會令變節變成沒有成本,可能引發更大規模的變節。大力聲討快速割蓆,則勢必走向分裂,消磨群眾的意志。

13 則留言

  1. 最近有某些意見話需要對肇事者等寬容處理, 坊間的相關言論展現了某些人對有關對家的性格摸索非常天真, 根本不清對家底蘊, 人家是槍桿子灑熱血打出來的, 底線若被侵犯, 從來不會手軟, 假若肇事者不走和理非, 現在當然後果自負, 枉論什麼條件叫人寬容處理? 本人實不明白為何某些群體仍未知悉自己在國家上的位置, 仍在不同層面軟對抗攪小動作, 主因可能是二千年初廢中史換通識引來的導火線, 再回望過去三十年, 鼓動派或已經在回歸前後佈下天羅地網,與對家相互博奕了

    1. 區諾軒的指證,將會給戴耀廷很大壓力,由於指證十分具體、仔細,戴要免罪十分困難,除非想法子將罪責往外推向別人,否則可能面對很長的刑期,賠上一生。如此,在自身平安與陣營團結之間,他就要作出取捨。由於戴是反政府陣營的重要理論建立者,影響無數人,他的取捨將很大程度地主宰整場香港反政府運動的興衰。

      1. 我睇得比較簡單!好多議員因為勇武派嘅出現,怕失去議席或薪金!只好被迫參加初選,將捆綁喺呢頭駛向懸崖嘅馬車上面!明眼人一睇就知初選係操控選舉結果有法律責任!只能夠話佢哋一班人太過天真目中無人!

        1. 所以這就是這班所謂”和理非”的議員惡毒之處,明知”勇武派”的惡行,依然為了個人利益不割蓆,請問他們的良知去了那裏,他們所謂 為了香港究竟是什麼?

        2. 點解初選係操控選舉結果?建制派以前都攪過,點解又可以?細過讀書有冇玩過學校舉辦嘅模擬選舉?咁又算唔算操控選舉結果?

          1. 黃絲永遠都係扮傻, 對佢地不利嘅野永遠當唔知, 以為人地都好似佢地咁蠢。而家政府告呢班垃圾, 唔只係因為佢地攪初選, 而係佢地根本嘅目的係合謀透過初選意圖爭取更多議席, 以阻擋財政預算案等方式癱瘓政府。

            1. 因為意圖目的而將人入罪,咁唔係誅心咩?1984式思想犯罪?

          2. 買西瓜刀並唔犯法, 但係如果有人為左劈友而去買西瓜刀, 就係犯法, 意圖傷害他人身體。而家已經有黃絲”自己人”轉做污點證人, 加上當日嘅會議影片, 證明佢地當日”買西瓜刀”嘅目的係為左劈友!

            1. 你真係會信popo講嘅西瓜刀論㗎喎,法律入罪係入實際行動唔係入思想。

        3. 如果你覺得初選係操控選舉結果,咁你簡單嘅唔單止係你睇事情嘅方式,仲有你嘅頭腦🤣。

    2. 政府對2012年非法佔中嘅攪事者寬容, 結果就導致個個都以為政府唔會追究, 咁2019年嘅暴動時, 就可以不顧後果咁破壞、打人、放火。

      到左今時今日都仲懶中立咁要求政府寬容處理黑暴嘅, 根本都係黑暴嘅同路人、幫兇。

    3. 寛容? 這跟本是開玩笑。19年暴動遺禍香港極深,到現在的黃人黑暴最多認為自己是輸了,不是錯了。這班帶頭的人,到現在仍欠香港人一聲道歉,說做錯了。香港的新一代,差不多七成人都被黃黑暴的言論洗腦,甚至去到是非不分,仍堅信陳彥琳周梓樂是警方殺的,馬鞍山火燒人是假的,羅伯是被自己人擲死。

      坦白說,我對香港前景是悲觀的,到十多二十年後,社會的主要力量是新一代時,我不能想像這班是非不分的人會如何操控謊言,去實現他們惡毒的思想

    4. 至少我認同你係呢度留言者裡面智商最屬正常嘅一個,對家信奉槍桿子裡出政權、殺人抄家不手軟,呢個絕對係事實,當然認唔認同佢就係大家個人立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he maximum upload file size: 512 MB. You can upload: image, audio, video, document, spreadsheet, interactive, text, archive, code, other. Links to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services inserted in the comment text will be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rop file here

統計
  • 1
  • 712,158
  • 263,848